检察机关分别对郝晓晨、邓波提起公诉

中新网11月18日电 据最高检官方微信消息,日前, 检察机关依法分别对郝晓晨、邓波提起公诉。

陕西检察机关依法对郝晓晨涉嫌受贿、行贿案提起公诉

过去几年里,造车新势力方生方死,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几百家造车新势力惨烈搏杀,但具有一定先发优势,且融资顺利的小鹏汽车,却暂时没有把“活着”当成首要任务。

“国产迈凯伦”毫无亮点 第二款产品胎死腹中

2017年8月22日,UC 13岁生日这一天,何小鹏正式离职阿里巴巴。他在微博中写道: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咸,归来还是少年!新轮回,终点亦是起点,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小鹏汽车上市当晚(8月27日),何小鹏喝得有点懵,接到雷军送来的金砖时,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正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时刻。

从最初实现量产,到交付第一款新车,何小鹏用了24个月,直到2018年12月12日,小鹏G3才正式上市。

何小鹏爽快接约,但李斌敢这么赌,属实在他意料之外。

何小鹏和雷军的关系,不止于送金砖和买股票。无论是十几年前创业UC,还是如今投身小鹏汽车,雷军都是何小鹏的天使投资人。小鹏汽车4亿美元的C轮融资,也是由小米领投。

前途方面最初的想法是,用K50这款外观和定位不俗的超级跑车来提升品牌的基调,并非走量车型。这个想法实际上并没有错,因为一个高端品牌想要跻身中低端市场,比中低端品牌再向高端形象转变要容易很多。但品牌的定调完成后,还要凭借其自身具有较强竞争力的产品、服务以及良好口碑做支撑。

而何小鹏最关心的一个核心数据,是上险数据量。

事实上,这和何小鹏2C不2B的道理是一样的:除了当下,还要考虑未来;除了考虑眼前利益,还要考虑长期价值。

2014年6月11日,何小鹏把他一手创建的UC优视,以43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阿里巴巴,随即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

虽然三家各有优势,但如果业内也认同何小鹏2017年那番产业畅想,那么智能化显然是三种手段中实现此番畅想的最有效手段。

但实际上,前途汽车母公司的自身情况并不太乐观。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长城华冠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2174.7万元、-9844.28万元、-2.26亿元、-3.7亿元。

遥想当年,即使已经成立15年的特斯拉,在Model3大规模交付之前,产能的艰难爬坡也让其用了14个月才完成10万辆的量产和交付,同时还出现了一次良品率不足30%的情况,而交付的复杂性不亚于生产。

2013年开始,从乐视推第一代超级电视,到百度、腾讯、360纷纷涉足路由器,中国互联网企业跨界搞硬件迎来高潮。两年后,试水失败的周鸿祎说起自家第一款路由器时痛心疾首:

资料显示,长城华冠原本是一家独立汽车设计公司及整车开发解决方案供应商,作为新能源第一股于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在2015年2月正式成立前途汽车,2016年成为国内第三家获得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

他其实不需要问别人,他向来主意拿得很定,而且几乎没人能干扰。

几个月后,小鹏Beta版正式发布,在经过内部员工和粉丝测试后,小鹏团队又根据反馈意见进行优化,在同年底完成了Beta版2.0的更新。

所以,你看,他跑去问阿里要不要造车?阿里说不造。那好,他单独出去投资造车;回家问妻子要不要用我的名字?妻子说不要。结果,他说服了妻子用自己名字。

何小鹏那条“被打赌”的朋友圈里,还有这么几句话:“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特别是后者,真心难)。”

一周后,何小鹏正式加入小鹏汽车,出任公司董事长——他重新出发了。

2019年,率先交车的造车新势力每隔几天就会上演几场“事故”,亏损、裁员、起火、车身质量、融不到资、补贴风波……问题层出不穷。

比如,国内目前起码还“活着”而且活的还算不错的造车新势力――蔚来,首款车的售价和定位都并不低,其凭借着独特的造车理念已经培养出了一部分忠实车主,同时销量也有稳步增长。十分具有特色的售后服务和换电技术等也让其口碑大躁,可以说,蔚来汽车正在以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走在目前国内新能源车企的前列。

不仅如此,沈晖的威马EX5也在时间上甩开了小鹏G3两个季度。这让小鹏汽车甚至一度被称为“吊车尾”的存在。

当然,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第一,这个可能性发生了;第二,他很怪地进去了。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邓波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遵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邓波利用担任贵州省修文县扎佐镇党委书记,修文县政协副主席,修文县医药产业园区党工委书记,贵钢项目指挥部副指挥长,修文县副县长,贵州贵安新区社会事务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贵安新区土地收购储备中心主任,贵安新区经济发展局局长,贵安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在任贵州贵安新区土地收购储备中心主任期间,滥用职权,擅自决定超过征收补偿标准补偿被征收人,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不同于李想通过精准的市场定位选择客户,李斌和何小鹏则是通过自己的长板培养用户——蔚来靠服务,小鹏靠的就是智能化了。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郝晓晨享有的诉讼权利,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宝鸡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郝晓晨利用担任陕西省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陕西省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设备采购、工程承揽等方面谋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为谋求职务晋升,向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薛捍勤现年65岁,是布鲁塞尔国际法研究院院士、亚洲国际法学会会长,有多年外交部和国际组织工作经历。2010年5月,她当选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会议主席,为委员会历史上首位亚州女性主席;同年6月,她当选国际法院首位中国籍女法官;2018年2月,当选国际法院副院长。

但是,小鹏G3却不是最早交付的量产车。

有人认为,互联网公司有钱,但没有硬件基因。就算做出来了,在产品质量、成本上也乏善可陈。这被媒体形容为“是土匪就都不愿意种地”,意思是,做惯了少投入、轻资产、高回报互联网产业的人,很难适应投入大、周期长、回报不稳定的硬件买卖。

这宗打破了中国互联网最高并购纪录的买卖,让何小鹏的财富迅速升腾。

而“吊车尾”的小鹏汽车,却“不声不响”成了2019年最亮眼的新势力之一。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员,前途汽车在2016年就已经获得发改委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2018年又获得了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成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为数不多手握新能源乘用车“双资质”的企业,但是这“一手好牌”,怎么就打的“稀烂”呢?

2020年初,这台号称“国产迈凯伦”的超级跑车甚至在朋友圈被公开以不到40万元的批发价甩卖,保值能力堪忧。而如今看来,就算是当时捡漏买了,现在都不知道该去哪里售后,找谁维保?

我们希望更多的公司可以加入造车。

从自动驾驶的不断升级,到G3的自动泊车,再到“光摄像头就比特斯拉多6个”的P7,小鹏汽车被媒体定性为“全行业最强辅助驾驶硬件架构、除特斯拉外第二家完全自主建立感知能力的车企”。

目前,新能源车市百家争鸣。有人坚信,未来3-5年新能源的主要市场是2B,也就是卖给企事业单位,或当出租网约车;但何小鹏认为,面对广大消费者才是正确的道路。

但心系特斯拉的何小鹏不这么认为,直到在深入了解并拆解了一辆特斯拉之后,夏珩才觉醒般地意识到:

UC起家的何小鹏,无疑是互联网人的代表;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曾就职于广汽新能源的夏珩,骨子里则是汽车人的基因,后者一心想造出超越宝马i3的电动汽车,认为这才是汽车技术的巅峰。

2014年1月10日,极客公园大会上,何小鹏公开演讲道:

但“土匪”们为什么又抢着去“种地”呢?因为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时代基本终结,承载流量的智能设备,将成为未来战场上的新王者。

另一则为3月17日公布的消费限制令上,立案执行申请人换成了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但限制内容一致。

但橙子汽车的商标被别人抢注了,换了其他名字情况也一样。团队中就有人问,能不能叫“小鹏汽车”?于是,何小鹏回家请示“领导(妻子)”,领导不同意:

雷总,不用谢我,咱们是兄弟。

2018年广州的一个夜晚,何小鹏不小心跌进了身后的蓝色泳池里。

互联网造车,有的跟造手机差不多:你可以搭载博世的自动驾驶系统,用大陆的毫米波雷达,法雷奥的摄像头模组……除了车架、车价不同,核心硬件大同小异。

多年前,雷军就跟他投资过的兄弟们约定:谁做出一个1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他就送块一公斤的金砖。

“且每个月驾驶辅助功能使用渗透率达到了 90%,语音助手渗透率达到 97%,这个事情让我非常惊讶。”何小鹏说。

为了尽快让小鹏G3量产交付,何小鹏还在产能上两条腿走路:一边规划肇庆制造厂投产,一边选择海马代工。

如今看来,前途汽车的“闭店”似乎已是意料之中。

“我们是把自动驾驶、车联网跟很多的能力,从软件到硬件的设计全部自研。”这样大费周章,除了保证当下的技术先进,更多还是出于对长期价值的考虑。

第三次互联网创业窗口期,现在已经开始了。

从此,小鹏汽车失去了原有的速度。

大洋这边儿,那个喜欢折腾的中年人坐不住了,他跑到阿里内部提出建议赶紧加入造车,尽管最终事与愿违,但这没能阻止何小鹏造车的念头。

在此期间,隔空对赌的李斌却带着蔚来迅速完成反超,并在同年底以11348辆的实际交付量,超额完成了赌约。

内忧外患 前途汽车看不到“前途”

蔚来已经接近未来,理想也拥抱理想,唯有前途,前途未卜。

此外,长城华冠公司内部根据员工等级不同,拟发了多种方案的发薪协议书,但实际上,这都是被认为是长城华冠“变相裁员”的一种方式。和工资一样一拖再拖的,还有前途汽车的复工日期。从最早公布的4月1日复工,现在已经延迟到了五一假期后,公司多次延迟复工,也是变相节约支出的一种方式。

然而,速度不代表一切。

2019年2月,前途汽车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整体战略规划、进一步资本市场运作筹划及长期经营发展的需要,结合当前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及公司所处的发展阶段等内外部因素,退出“新三板”。

但何小鹏“逻辑分明”地说服了妻子:投资人得帮忙不添乱。第一,他们没说一定要用“小鹏汽车”,这只是一个可能性;第二,用了我的名字后,我更应该不会进去,否则就觉得很怪了。

反观前途汽车,推出一款没有质量保证,售价高昂且本身竞争力、实用性都不强的超级跑车,在中国市场肯定是行不通的。定位超跑的前途K50前期研发成本高,后期又遭遇偏低的销量,最终未能给前途汽车带来盈利。

从数据来看,小鹏G3在2019年卖得不错。虽然迟至3、4月才开始大批量交付,但在全年有16000余台的销量。

2020年对国内的造车新势力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诸如拜腾、赛麟等当时关注度极高的品牌都已悉数倒下,而蔚来、理想等在争议中成长的车企却完成了美股上市,如今市值甚至已经超越了部分传统车企。

当下看,没问题。长远看,问题大。比如,硬件更新、软件迭代,服务平台化,线上线下一体化……没有核心技术,怎么可能干得长久?

早在今年4月,前途汽车和长城华冠的创始人、前途汽车的董事长陆群被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连续发布两条限制高消费限令,立案日期分别为2020年3月11日和3月17日。

小鹏汽车上市当天,他有感而发表示,自己作为“南派企业家”,会省钱、会干产品,但一开始肯定谈不上有梦想。可雷总告诉他:

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机关之一,是唯一具有一般管辖权的普遍性国际司法机构,设于荷兰海牙,负责审理各国就国家间争端向法院提交的诉讼案件,并可就联大等机构提交的法律问题发表咨询意见。国际法院由15名不同国籍的法官组成,任期9年,可连选连任,每三年改选三分之一,候选人必须在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同时获得绝对多数票支持才能当选。(央视记者 徐德智)

颠覆汽车的并不一定是汽车。

但是雷军带给何小鹏的,又远不只是钱这么简单。

据数据统计,自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成功募资募集资金达21.2亿元,但用于造车的20亿元资金已经于去年9月全部用完,只能等待后续融资款项接续。原计划于2019年11月到账的10亿元融资款项,也因为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账,一拖再拖则让前途汽车陷入“前途”渺茫的窘境中。

但互联网企业做硬件,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时候,何小鹏最喜欢和俞永福去吃7元快餐,经常吃着吃着旁边就有人小声议论:“这么有钱还吃7块钱的快餐。”后来,两个人转过身,后脑勺朝外脸对着墙,照样吃得津津有味。

上市当天收盘,小鹏汽车股价收报21.22美元,较发行价大涨41.47%,总市值达到149.60亿美元,远远超过了10亿美元的“标准”。

某种意义上说,2B能更好地赢得一时的销量,让企业过好当下。但特斯拉的所向披靡证明了:2C才是新势力迈向伟大企业的最佳途径。

在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汽车研发费用比例最高(89.18%),智能化研发投入最大(2019年投入20.7亿);研发人员也超过4000人,占比近60%。

但除此以外,前途K50的亮点屈指可数,其NEDC工况续航仅为380公里,在如今续航已经突破700公里“长人如林”的新能源市场,这个数据根本“不够打”。4.6秒的百公里加速成绩,也难和真正的“超跑”挂上关系,加之受众人群过小和性价比不高,使前途K50至今一共才卖出了200余台。

虽然,实现这番畅想的过程曲折而漫长,但小鹏一直在朝着更智能化的方向在走。我们会发现,当今已然上市的三家造车新势力,虽然都在尽量让自己全面发展,但还是各有其侧重点。

就在各方都快马加鞭希望启动上市推广时,何小鹏却一改往常的快节奏——慢了下来。因为他决定,将第一批产品留给员工,在不同场景下继续搞驾驶测试。他的态度很明确:

而这一次,何小鹏认为,创业窗口的关键词是“连接”:1、重建与人的新连接;2、重建与自身产品的新连接。

时间拨回2年前。2018年8月8日,在这个国人最喜欢的日子里,前途汽车首款新车前途K50正式上市,定位动双门双座纯电动跑车,补贴后售价为68.68万元。

其中3月11日公布的限制消费令显示:因前途汽车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相关法律对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及其法人、实际控制人等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何小鹏到岗一个月后,小鹏汽车首批1.0版本已小规模量产。2018年3月,这款车型顺利通过审查,获得中国造车新势力量产车的首张新能源号牌。

那时,何小鹏还是阿里的高管,在小鹏汽车的身份只是投资人,甚至刚开始都不叫小鹏汽车,而是“橙子汽车”。

最终,这支队伍确定以“三电一屏”,作为展开研发的核心方向。

与其他造车新势力选择代工不同的是,前途汽车依托着母公司的“福荫”,在苏州有自建的生产基地,造车资金也主要依靠母公司长城华冠进行股权和债权融资。据悉,长城华冠先后募资五次,累计金额超20亿元,在新三板上市企业中排在前列。

2018年,何小鹏和李斌的“交付赌约”,一度成为汽车圈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2017年末,何小鹏曾对未来汽车展开过一番畅想:15年后,一辆车已经不满足于去哪了,你会希望坐上一辆车的时候,它必须带一份饭给我,然后你就发现交通工具开始冲击美团了。

何离职阿里,彻底投身造车以来这一年,新能源汽车产业打破了“纸上谈兵”,实现了从PPT到落地实操的真正跨越。

和讯汽车认为,前途汽车最需要做的是转变理念,开发出更适合大众消费者需求的产品,从而在市场上赢得更多资金支持。同时,前途汽车还应该以开放合作的心态,寻找更多外部合作伙伴,进行多方面的“补血”。但作为2018年至今只有一款产品的造车新势力,前途早已失去了发展壮大的最佳时机。

成为“中国的特斯拉”。

此外,新当选法官还包括来自日本、德国、乌干达以及斯洛伐克的候选人。

除了2017年底上市的蔚来ES8,小鹏G3、威马EX5、哪吒N01,还有天际汽车ME7、爱驰U5、理想ONE等众多造车新势力的第一款量产车也于2018年集体亮相。

车卖不出去,钱也烧没了,员工的工资自然没了着落。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内部员工曝出工资不能按时发放。今年一季度,欠薪问题爆发,并曝出公司并采用员工个人信息进行贷款发放工资。

日前,陕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郝晓晨(正厅级)涉嫌受贿罪、行贿罪一案,经陕西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宝鸡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前两次,互联网公司经历了从以网页为基础的PC互联网时代,到以“Apps”诞生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2019年,小鹏G3通过OTA升级新增了56项功能,并对1732项功能进行了优化,使其不仅实现了自适应巡航(ACC)+ 车道居中辅助(LCC)+打转向灯自动变道等功能,还可通过App远程实现整车OTA——在国内,这还是第一家。

董事长陆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前途的机会在第二款车K20,如果撑到K20上市便可以有正向现金流。此前,前途方面最初表示将在2020年量产该车,随后推迟到2021年4月份,但如今看来,这款产品已经胎死腹中。就算上市,在如今刀枪见红、天天有变化的国内新能源车市场,也难有作为。

和所有造车新势力一样,小鹏汽车的初始团队,也是由互联网人和传统汽车人组成的。

他心里门儿清,用户最关心的并不是财富自由的何小鹏二次创业下了多大决心,有多不容易,而是他最终交出来的这台G3是否可靠。

这些,何小鹏早就看清了,他造车的终极目标根本不是指望卖车赚钱。

一个互联网人做硬件,也可以很牛逼!

“互联网都追求一个事情就是,当用户用了你的手机或者你的汽车,你还能够通过产品的使用收到钱,而且这个钱是合理、合法,他愿意交的……如果一个车有系统、有灵魂、有服务、有数据,将来一辆车一年赚个2000块是完全有可能的。”

此前,小米上市当天股价破发,何慷慨解囊买入1亿美金小米股份,却没有和俞永福一起出现在敲钟现场。为表示感谢,雷军又跑到广州组织了这场派对。在跌进泳池前的一刻,何小鹏正在说:

7月31日,何发朋友圈说,“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5天后李斌表示要和小鹏打赌,蔚来ES8绝对可以交付10000台。如果李斌输了,赔何小鹏一辆小鹏G3;如果何小鹏输了,赔李斌一辆蔚来ES8。

三个月后,何小鹏做了个让所有人吃惊,却又是情理之中的决定。

新车在外观方面的设计亮点颇多,全车采用铝合金车身框架,除前、后包围和侧裙等部位外,其余部位均采用碳纤维材质,被诸多汽车媒体冠以“国产迈凯伦”的称号。

这一刻,他等了6年。

小鹏汽车官方统计显示,购买了带有辅助驾驶功能版本车型的车主,高达89.8%。

这不把你兜下去了嘛。

我们这位产品经理,如果在战争年代我一枪把他毙了。

日前,贵州省贵安新区管委会原副主任邓波(副厅级)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遵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在如今同一市场的众多项目中,前途显然已不是投资者的最佳选择。如果仅靠自身实力,前途汽车很难实现大规模融资,来支撑其渡过当前的资金难关,实现产品的更新换代。在“缺少产品”和“融资困难”之间恶性循环的前途汽车,前途就更加扑朔了。

这样的任性,一直跟随着何小鹏。

“以前很羡慕俞永福拿到一块,现在总算我也拿了一块”,何小鹏再也不用羡慕自己的老伙计了。

两个月后,他发动老伙计俞永福、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腾讯高管吴宵光等互联网大佬出了天使投,在广州大学城租了一个民宿,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目标非常明确:

首款产品K50败走麦城,前途汽车被寄予厚望的第二款产品前途K20,在2019年4月上海车展公开亮相。新车依旧采用了双门设计,但整体造型和K50相差甚远,可以看出K20已经是在向亲民产品方向靠拢,不过产品定位似乎永远是在错误的道路上。

那时,UC还没并入阿里,何小鹏还没开始造车,但“连接”的理念在他后来造车的逻辑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UC卖给阿里的第三天,一个讲话时总是神情夸张的美国人在大洋彼岸宣布,特斯拉将对外开放所有专利。那段时间,马斯克的访谈视频从Youtube到B站,铺天盖地,他一如既往地侃侃而谈:

贵州检察机关依法对邓波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案提起公诉

何小鹏要的,是稳扎稳打每一步,把每一分钱、每一分力气,都用在正确的地方。也许在关键节点上,他曾经放慢了脚步,但那无疑是为了确保方向的正确。

传统汽车厂商利润微薄。比如,你买一辆8万块钱以下的车,厂商大抵只能赚2000块钱利润;加上售后卖些零件,维修服务还是4S店提供的。

消费者绝不应该是我们的首批用户。

“有可能是算法、功能和数据,是体验、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是全新的商业模式和运营理念。”

此前,在所有的造车新势力里,何小鹏的节奏一直是最快的。最早成立公司,最早拿到工信部产品公告,最早量产车规模成型,最早拿到新能源号牌……比李斌、李想都要快,也都敢干。

2017年5月,小鹏汽车1.0量产车型获得国家工信部颁发的造车新势力产品公告——这是全国首例。

2019年1-11月,小鹏G3以10815辆私人上险数,成为私人购买最多的A级电动车,也是私人上险数最多的新势力车型。

他为家人买了奢华的房子,给自己囤了成箱的茅台,还把几千万的游艇借给了朋友……但这样奢靡的生活,总让何小鹏觉得哪里不对,他在阿里偌大的办公室里坐立难安,且常回忆起自己在UC的创业时代。

You May Also Like